首页 -> 房产快讯 -> 正文  
  最新推荐
土地增值税启动立法 专家称不影响房地
北大教授陈玉宇:去杠杆政策还会持续
住建部公示获2019年中央财政支持住
土地增值税法征求意见 促进房地产市场
下半年房价涨幅总体可控 结构性差异加
放开落户限制还需细化政策安排
中国房地产市场拒绝“大起大落”
国家统计局:房地产投资不会出现大起大
楼市融资端陆续收紧 下半年土地市场投
楼市调控稳定基调不变 下半年将更精细
发改委:房企发行外债只能用于置换未来
冯仑:未来房地产的5大变化
6月份多个城市房贷利率现反弹 或将继
房贷利率年内首升 下半年调控趋严 炒
房地产信托下半年可能降温,监管趋严
  点击排行
地产大佬坐论楼市:机会到底在一二线还
户籍改革是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
为什么三四线城市人口持续流出,房价还
贾康:房地产税立法一旦进入一审 开弓
国税总局:房地产交易印花税减征时间为
国管公积金“认房又认贷”二套房首付最
2019法律规定:以后房产证上无论写
降准预期升温 业内认为时点尚待观察
山东济南将严厉打击散布房地产市场调控
财政部公布2019年立法安排 未提房
马云:投资房子不如多生孩子 婚姻就是
山东:棚改安置房依照装配式建筑标准建
离婚再买不算首套房?不交水电费也上征
沈建光:短期内不会降准的五大理由
国管中心:住房套数认定由“认房不认贷
 

房地产税立法目前在多地调研 专家称待解难题多

2019/5/15 18:08:49 | 作者:滕州房产网 | 来源:证券日报 |

       房地产税立法稳步推进,相关的调研工作则先行展开。

  中国法学会财税法学研究会顾问、全国人大预算工委法案室原主任俞光远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,房地产税立法小组去年已成立,当前正在各地进行调研,为立法做准备。

  5月14日,如是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杨芹芹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考虑到房地产税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,而且涉及面广,地区差异大,所以征收细则制定难度较大,进行充分的立法调研十分有必要。这有助于认清现实情况,清除立法障碍。

  中国财政预算绩效专委会副主任委员张依群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房地产税立法一直是社会普遍关注的热点问题,也是关乎各方利益的难点问题。从大的环境来看,在当前国际环境的不确定性和国内大规模减税降费的背景下,出台房地产税的整体条件还不具备。因此,房地产税还处于调研准备的过程当中。

  今年《政府工作报告》表示,要健全地方税体系,稳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。

  3月9日,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乌日图在全国两会记者会上表示,房地产税法由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会同财政部组织起草,目前,相关部门正在完善法律草案、重要问题的论证等方面的工作,待条件成熟时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初次审议。

  4月9日,国务院发布关于落实《政府工作报告》重点工作部门分工的意见,要求各部门一把手要亲自抓、负总责,对照分工逐项制定落实方案,于4月15日前报国务院。其中,稳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由有关部门按职责分工配合做好工作。

  “房地产税立法工作的推进还需一定时间进行相关论证”,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研究员姜国君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。

  张依群表示,房地产税立法的难点一方面是在理论上如何处理房与地的关系问题,特别是在我国城镇土地国有的根本制度框架下,收缴70年土地出让收入后的房与地的相关税收关系如何界定;另一方面是在实际操作上,征收房地产税必然带来政府与居民家庭之间的收入再分配问题,如何平衡是保证房地产税能否达到征收效果的关键。

  “房地产税立法迟迟未能落地,主要是因为房地产税牵涉主体较多,需要协调推动,在立法过程中存在纳税主体、税基、产权、重复征税、税源统计、细则制定等难题待解。”杨芹芹说。例如,在产权方面,除了商品房外还有大量房改房、央产房、小产权房、经济适用房等,多种形式的住房并存。这其中商品房产权明晰、价格市场化,而其他类型的房屋普遍存在程度不同的产权模糊等问题,未来房产税的征收标准很难确定。

  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付一夫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针对市场上福利房、小产权房等特殊性质的房产要如何制定税收标准,城乡是否同步推进,要如何借鉴国外经验等一系列问题,都是亟待解决的,这并非只依靠某个或某几个部门的力量即可达成,因此需要“有关部门按职责分工配合做好工作”。

  付一夫认为,对于属于地方税种的房地产税,地方政府有相当大的自主权,其中也包括税率的确定。在制度设计初期,房地产税税率应该不会太高;同时,税率高低与征税基数评估高低是存在一定内在逻辑关系,通常情况下都是税基越高、税率越低,反之亦然。所以在确定房地产税税率时,在因地制宜的基础上,也可以参考这一规律。

  杨芹芹表示,上海和重庆试点均采用超额累进税率,未来房地产税税率大概率会采用超额累进的形式,整体税率不会太高,各地会存有差异,也可能是给地方政府设定一个合理的参考区间,由地方政府根据当地房价和调控目标自行决定。

  “至于设定居住面积免除额,是完全有必要而且应该设定的。”付一夫说,应将居民住宅免税面积适当放宽,可以避免进一步增加那些持有自住房群体的税负。

  据姜国君介绍,目前上海、重庆已先行试点征收房产税,上海按人均居住面积界定缴纳门槛,重庆则是对高档住房以及外地人购买的第二套住房进行征收。

更多
 
 
 图片新闻
车位产权到底怎么算?你
房子卖给子女、继承、赠
实录:住建部长陈政高等
央行又降准?何为降准降
 
打开微信 "扫一扫"
随时随地“掌握”滕州